时时彩玩法介绍 > 时时彩玩法介绍图片 > >净利暴跌股权被冻结 恒康医疗成败皆并购何以突围
最新资讯
时时彩玩法介绍图片

净利暴跌股权被冻结 恒康医疗成败皆并购何以突围

时间:2019-09-21 23:33作者:admin打印字号:

自2012年以来,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219.SZ,下称“恒康医疗”)先后发起过对22家公司的收购(含失败项目),转型成以医疗服务为主营业务的药企,但这却并未持续成为其业绩增长的动力。

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亏损额达6132.71万元。如同前两年一样,此次业绩下滑同样是由营收成本、财务费用等项目过高所导致的。除此之外,高达31.9亿元的商誉、67.51%的负债率等财务指标无不彰显着危机。

面对如此境地,恒康医疗却迟迟未有大动作。公司第一股东阙文彬的股权已被冻结,并随时可能遭遇司法处置。不难看出,恒康医疗维持控制权的稳定尚且艰难,更遑论推动业绩的上升。

恒康医疗未来将何去何从?近期《投资者攻略》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并得到了一定的答复。

营业成本吞噬业绩

激进并购带来的后遗症不仅是业绩的连年下滑,还有股权冻结。

据恒康医疗中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8.53亿元,同比下滑0.48%;归母净利润为-6132.71万元,同比下滑184.80%。往前追溯,2017年、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3亿元、-14.18亿元,同比下滑49.75%、799.09%。

恒康医疗在2019年中报中称,“经过近几年的战略调整与转型,公司目前形成了以医疗服务和药品制造为核心的‘双轮驱动’战略格局。”

但公司苦心经营的医疗服务业务未能实现想象中的成功。2019年上半年,医疗服务板块总收入为16.36万元,同比下降了1.84%;药品板块销售收入2.11亿元,同比增长15.09%。

对于上述情况,公司方面解释称:“中报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人力成本、药品成本、财务费用、贷款成本、销售费用均有所增加;医疗板块营收下滑的原因是报告期较上年同期合并范围减少,报告期内出售了福源医院70%的股权。”

因并购资产庞大、经营不善等问题,公司多项费用增长,严重压缩盈利空间。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成本为13.54亿元,同比上升5.6%,在营收中占比高达73%。此外,因银行借款利息支出增加,汇兑收益减少,财务费用同比增长74.05%,为1.50亿元。

“上半年,公司针对藏药独一味系列药品开展了约100余场各类专业的学术推广工作,新增终端药店1000多家,用户医院200家左右。”由于子公司拓展药品销售市场,加大了市场销售力度,恒康医疗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43.32%,共9406.41万元。

2019年年中,在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的77家药企检查名单上,恒康医疗全资子公司康县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位列其中,该公司将面临“销售费用真实性”“成本真实性”“收入真实性”以及“销售返点”“流程控制”等多个方面的检查。目前尚无最终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阙文彬累计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股份数量为7.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57%,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的100%。

恒康医疗也因此不断提示风险:“阙文彬将积极与相关债权人进行协商,并将尽快确定战略合作者,但如未及时得到妥善处理,则其所持的股份可能被司法处置,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并购之王“兵败并购”

企查查资料显示,恒康医疗的前身是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阙文彬的正是从独一味这一药材开始启程。2001年成立独一味制药公司,并在2008年登陆深交所,随后通过收购和减持两大法宝登上甘肃首富座位。

公司方面告诉《投资者攻略》:“2012年以来公司通过以并购为主的方式,实现了公司战略转型。同时导致资金需求上升,财务费用大幅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控股1家三级医院、10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含并购基金控股医院)、1家海外专业影像诊断机构、1家高端妇产医院和1家拥有收益权的肿瘤诊疗中心。”

并购上述资产期间,质押或减持充当了弹药。2017年8月,证监会对恒康医疗阙文彬操纵股价、高位套现一案下发行政处罚书,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随后,恒康医疗债务问题、股权冻结等消息接踵而至。

2017年11月,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此时市场才恍然大悟,恒康医疗存在着巨大的债务问题。也正是这一年,公司出现业绩腰斩,为摆脱困境,阙文彬不得不转让恒康医疗控制权。

2018年下半年,北京中元融通投资董事长张玉富宣布以承债方式接盘,但这笔交易于2019年3月夭折,受让方未能有效解决阙文彬及恒康发展的债务是终止原因之一。据恒康医疗此前披露,阙文彬夫妇、恒康发展质押恒康医疗股份所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债务之本金达到50亿元。

何时才能迎来新生?

一直寻找接盘方未果,2019年4月,恒康医疗公告称,“阙文彬将投票权委托给常务副总宋丽华,宋丽华将担任恒康医疗实控人。公司也在中报中指出,由于阙文彬股权被全额冻结可能导致实控权变化。”

基于此,恒康医疗面对严重的债务危机,却迟迟未采取根本性的改革措施。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7.51%,短期借款为13.57亿元,长期借款为15.07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有2.13亿元。反映偿债水平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0.73与0.64,远低于2与1的正常值。

此外,商誉同样居高不下,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商誉已达31.9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9.74亿元增长70%,如果标的业绩不达标,所形成的商誉或将开启商誉减值的阀门。

为提振投资者信心,2019年5月公司曾表示:“未来公司将保障经营管理团队稳定,减少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不确定性对公司的影响,预计公司下一步会采取开源节流、置换高息贷款、引入战略投资者等一系列措施,以期加强管理,改善业绩。”

不过,几个月过去,关于引入战投等承诺事项却未见相关公告披露进展。投资者在股吧对引入战投,以及下半年经营等事项提问,董秘论述了医疗服务行业持续增长的背景及原因,表示重大信息将及时公布等,却未提及具体经营战略。

直到8月5日,公司才有了实质性动作。公司公告称,将应收子公司恒康源7.12亿元的债权转作对其增资,增资完成后,恒康源的注册资本将由800万元增至2亿元;公司将应收子公司三宝堂1712万元的债权转作对三宝堂增资,增资完成后三宝堂的注册资本将由900万元增至2612万元。

恒康医疗方面告诉《投资者攻略》:“本次债转股的实施将增强恒康源及三宝堂的资本实力和运营能力,优化融资结构,提升其盈利能力。同时有助于降低其整体资产负债率,增强持续经营能力和综合竞争优势。”

上述两家子公司是恒康医疗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增资后公司营收下滑的问题或将得到缓解,但痼疾未去,如此得来的业绩又能持续多久?

恒康医疗表示:“目前公司核心管理团队基本确定,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正常。针对业绩下滑,将采取以下补救措施:聚焦核心主业,处置边缘资产;加快战略投资者的引进,恢复提升公司融资能力;充分挖掘公司宏量临床基础资源与数据优势等。”

上一篇:[新浪彩票]财迷排列三19255期预测:直选小小小
下一篇:2019257期福彩3D从陌生到熟悉双胆报号